龙窝楼传奇 · 召龙剑

 

  2020年第10期《故事大王》之【龙窝楼传奇 · 召龙剑】

  作者:杨海林

云图片

  听到北边的城门口传来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管家下意识地跑出来张望:巷子里的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大家先是想去看个究竟,后来意识到了危险,又一窝蜂地往南城门跑。

  还没跑到南城门,就听见南城门口也开始“轰轰”地响。

  ——是什么声音呀?原来,城外的金兵正式开始攻城,“轰轰”的声音,是他们的抛石机在投掷石弹。

  往东城门跑吧,东城门也老远就传来“轰轰”的声音。

  管家拉着赵晨的袖子要往西门跑,赵晨不肯,死劲地挣脱了。

  跑什么呀,赵晨“噔噔噔”地往楼上走,过了一会儿,他回过头来喊:“你也不想跑吧?那么,上来喝杯茶。”

  管家只得随赵晨进了楼,看他已经将斗笠盏里的茶叶研成了末,接着,他又冲了点沸水,拿起茶筅快速地击拂茶汤。

  “唉,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有心思点茶?”管家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不急,不急,”说着话,赵晨手里的茶筅可是一刻也没闲下来——现在,那些研碎的茶末已经起了一个个茶泡,鱼眼睛样聚集到茶汤上。赵晨略加思索,三下两下,就将那些茶泡画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夔龙。

  “你喝喝,这茶,味道绝了。”赵晨将斗笠盏递给了管家。

  管家刚喝了一口,耳朵里就传来更大的一声轰响,震得梁上的灰尘沙沙地往下掉,落了他一脖子。

  “你知道咱们住的这条巷子,为什么叫龙窝巷?咱们住的这个楼,为什么叫龙窝楼?”赵晨不慌不忙地问。

  管家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关于龙窝巷和龙窝楼的传说是知道一点的——几十年前有一条恶龙为害楚州百姓,有个侠士用桃木剑把它震摄下地,又命人在上面建起房屋,于是就有了龙窝巷,也有了龙窝楼——龙窝楼下压着的,是龙的脑袋。

  “对对对,看来你知道得蛮多,”赵晨又冲了一盏茶微微呷了一口,“这么多年来,这条龙一直在地下没有死——你知道吗?”

  “嘁,这只是个传说而已,”管家撇撇嘴,“如果地下真的有龙,且这么多年它仍然活着,那怎么从没听说过它哪怕动弹一下呢——就算它轻轻翻一下身,咱这龙窝巷也得房倒屋塌吧? 咱这龙窝楼恐怕就会连一片瓦也找不着喽。”

  赵晨向窗外瞟了一眼,俯在管家的耳边低声说:“当年那位侠士把桃木剑留在我们这里了,有它在,那条龙绝不敢动弹一点儿。”

  管家是个心思缜密的人,他转动着脑袋四下里张望:“桃木剑在哪里——龙窝楼里吗?”

  “嘿嘿,你还真猜对了。”赵晨从书架上拿来一个两尺来长的黄绫锦盒,小心翼翼地打开后把嘴努了努,“看看,这就是那把桃木剑。”

  管家心里暗暗吃了一惊,飞快地把脑袋凑过去看了一眼,接着又漫不经心地喝了一会儿茶,这才呵呵地笑道:“这几天您一直闷在龙窝楼里,原来是在削这把剑。”

  “它可不是我削出来的——多少年来,我们家一直珍藏着这把剑,等着它灵性显露的那一天。我估计,它的灵性就要显现了。”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,赵晨拿起桃木剑在屋里胡乱地比划起来。

  可是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,赵晨郁闷地嘟哝:“怎么可能呢——是不是一直没人替它打开盒子,它睡着了?”

  赵晨把剑放在桌子上,痴痴地盯着它瞅。

  管家揶揄道:“这就是一把普通的桃木剑,能有什么灵性呀?”

  一阵风吹了进来,桃木剑好像苏醒了,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原来干瘪瘪的剑身一下子饱满起来。

  赵晨的心怦怦地跳着,他把脑袋又往前凑了凑,鼻尖儿几乎贴到了桃木剑上。

  桃木剑嗅到了赵晨鼻腔里的热气,“腾” 地在桌子上立了起来。

  “呵呵!”赵晨一把拿起桃木剑,现在,他能感觉到剑柄上长出了密密的须,慢慢地扎进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  他唤醒了沉睡的桃木剑,这把桃木剑显示出了灵性!

  赵晨告诉管家,当年的侠士在龙窝楼留下这把桃木剑后还曾关照:时间一长,桃木剑就有了灵性,不但能净化掉夔龙身上所有的恶,还能召唤出地下的它,协助桃木剑的主人战斗。

  这样的话像是瓦肆里说书人编的故事,管家哪里肯信。赵晨就和他来到后院的桂花树旁,搬开地上的一块白矾石,露出一口黑咕隆咚的水井,赵晨把桃木剑往井里一指,念一声:“疾!”

云图片

  一道金光呼啸着向井的深处射去。

  没过一会儿,井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我的身体很庞大,会不会让这里房倒屋塌呀?”

  “没事没事,桃木剑现在有了灵性,它能让你的身体变小。”赵晨再一次挥动桃木剑,又有一股金光弹簧样地射入井中,一圈一圈地将那条龙硕大的身体箍住,慢慢地一起收缩。

  随着金光的缩小,龙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,不一会儿就缩得像一根衣带。

  嚯,它快活地从井里飞了出来,蹿进了龙窝楼。

  虽然亲眼看到赵晨召唤出了地下的龙,管家仍然不太相信,他死劲地揉着眼睛:“桃木剑能将龙的身体变小,安全地将它召唤出来——你召唤它干什么呀?”

  赵晨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,他没有正面回答管家的话:“金兵已经开始破城,有了桃木剑,我不但能召唤那条龙应战,我还能召唤城里的一草一木,你信吗?”

  这个管家其实是金兵派来的探子,在龙窝楼的这些日子,他已经把城里的情况摸得透熟,知道不但大宋朝廷没有派来援兵,城里的粮草也早成了问题。

  所以,他才悄悄发出信号,让金兵攻城。

  现在出现了这条龙,后果肯定不堪设想。

  金兵攻城的声音渐小,楚州城却再也安静不下来了,一些百姓大着胆子溜进别人家偷东西。后来,管家又说有几个强盗成立了一炷香会,他们的袖笼里随时会藏着一炷点燃的香。这种香无色无味,如果被哪一个人闻到,他立马就会呼呼大睡,被五花大绑了都浑然不觉。

  “这也太可怕了,这些人要是冲着桃木剑和那条龙来可怎么办呀?”赵晨大声地对管家说,让他赶紧封死了龙窝楼前后院的大门。

  这样还不放心——赵晨和家眷们住在后院,下人们住在前院,龙窝楼是他喝茶读书的地方,一到晚上就关门落锁。赵晨担心楼上的桃木剑和那条龙会有不测,让管家搬到楼下的一个杂物间来看护。

  下人收拾好房间, 管家四下里瞧瞧,皱起了眉头:“嗨,这屋里湿气太重,哪里能住人啦?”

  “湿气太重,可以用香熏一熏呀——你办事沉稳,有你把着门,我才能把心放到肚子里呀。”

  说着话,赵晨从楼上的书房里拿来一支一拃长的线香,插在香炉里点燃。

  没过多久,屋子里就充满了香气。

  “你看这炷香烧了一大半,香灰都没掉下一点儿,好东西呀。”赵晨背着手上楼去了。

  金兵的抛石机确实厉害,仅仅半天工夫,抛出的石弹就把城北门轰开一个缺口。

  大队的金兵蜂拥而入。

  那条像衣带一样的龙正盘在柱子上等着呢,赵晨拿起了桃木剑大声地对它说:“现在,我们一起去斩杀金兵吧!”

  他往窗外一指,瓦蓝的天空忽然电闪雷鸣,一下子漆黑一片。

  龙哧溜一下蹿出了屋子。

  赵晨正想跨上去,忽然感觉到屋里有些异样,他还没想明白,人就软软地瘫在地上睡着了。

  “嘿嘿,这个宝贝现在是我的了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管家拿着香悄悄地溜到了赵晨的身后,他拿起掉到地上的桃木剑,只见它渐渐由深红变成了漆黑。

  管家可没注意到这些,他也大大咧咧地念了一声“疾”。

  窗外的龙就定在空中不动了。

  管家把头伸到窗外望望,嚯,它现在已经变得至少有一里长,两只怒突的眼珠足足有笆斗那么大——如果冲出城和金兵厮杀,估计它的尾巴轻轻一扫,金兵就得全军覆没。

  如果它协助赵晨打败了金兵,自己恐怕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了。

  “可惜呀,你们没这个机会了。”管家踢了赵晨一脚,腾空飞出窗外。

  他把手中的桃木剑轻轻一挥,龙的脑袋就“喀嚓”掉了下来。

云图片

  楚州城本来已经危如累卵,现在没有了龙,金兵当然无所顾忌,他们气势汹汹地闯到了龙窝巷口。

 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龙窝楼里又蹿出一条龙来。

  骑在龙背上的,正是挥着桃木剑的赵晨。

  有了龙的帮助,楚州城里的百姓一下子沸腾起来,他们拿出了家里的菜刀、铁锹、叉把、扫帚等,跟着赵晨浩浩荡荡地向金兵拍了过去……

  打退了金兵,有几个楚州城里的百姓迎上了赵晨:“龙不是被管家杀了吗——难道龙窝楼的地下有两条?”

  赵晨哈哈一笑:“管家来的第一天,我就看出他鬼鬼祟祟,给他看的那把桃木剑,真的是我自己削的——那条龙,只是那位侠客的徒弟弄出的一个幻象。”

  原来,知道家里藏了那把桃木剑后,赵晨就一直在寻找那位侠客的徒弟,在管家来的前几天,他已经秘密地把侠客会幻术的一个徒弟请进了龙窝楼。

  正说话间,侠客的徒弟从龙窝楼里走了出来,“哪里有什么龙呀?’他嘟哝着说,“打败金兵的,其实是你们的信念。”

  赵晨看看身下,又回头左右望望,真的,哪里有龙呀。

云图片